霍山路上的粢饭糕

不住上海的时候,乡愁就是一块霍山路边的粢饭糕,一碗雁荡路上的麻酱面和一张顶楼马戏团的唱片。

多年后回到上海,发现虹口与杨浦被改造得面目全非,长阳路拓宽了三倍,香烟厂不知被拆去何处,莫名其妙的旅游大巴响着喇叭招摇开过。发展中国家中顶级城市的发展速度好比搭积木。但在霍山公园旁边卖粢饭糕和糖糕的店还在,那个阿姨还是会极好意思地把早上卖剩下的粢饭糕丢到油锅里腾一腾,再套进一只塑料袋里递给我,用苏北话讲,“喏,两块钱”。

顶楼的马戏团今天解散了,不过我总算能够和阿姨一道,立在下街沿上,吃一块油叽叽的粢饭糕,吹一吹上海脏兮兮的风。

原文地址:http://bit.ly/1Y0atbz

Advertisements

拉赫马尼诺夫

那个喜欢拉赫马尼诺夫的男孩子又结婚了。

之前信誓旦旦、发狠地说“再也不结婚”的他,给我发来在非洲小岛度假的照片,并特别注明:正和新老婆在一起。

好比一部浪漫主义交响乐放到快感觉快要结束的时候,突然曲风一掉头,又回到最开始的部分,缓慢,延绵不绝,仿佛没有终点的甜蜜。

有句成语叫做落入俗套,大约讲的就是这个意思。但关键是,俗套并不全是贬义的:)

“你们为什么不用slack?”

不晓得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应该说是不晓得怎么回答好这个问题。

我可以非常简短地告诉你不用slack的原因,简短到若干个字。同时也能逐句逐条地替你分析为何不用slack——只为帮助你更好地理解其中的来龙去脉。而这将会是一篇由“之所以选择其他的软件是因为”开头的几百字的解析文。

当然我也可以选择不回答这个问题。

问题并不是复杂的,复杂的是我的心情。

美美百货

去一个朋友的咖啡馆。从常熟路地铁6号口出来转去华亭路,过了延庆路到长乐路后,右转往常德路方向再走几步便是。但不巧咖啡馆已经打烊,只能悻悻掉头去富民路。这时他突然说,“这里想必是上海最好的地方了。”“为什么?”“因为这几天里我们在这里来来回回走了好多遍呀。”“哦。”我不置可否地答道。

美美百货突然从记忆中跳出来是今天下午找金刚面馆报道时候的事。一篇旧报道里介绍了这家开了24年的饮食店,顺带提了一下该店面是开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奢侈百货商店附近。我顿时吃惊了一下,原先熟悉不已的百货公司居然在我的记忆中如同它的实体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心下唏嘘。

我也不知道究竟还有些什么事情和人我已经忘记而自己却完全浑然不觉。

宠爱

这几天住在朋友夫妇家。夫妇二人对我格外地宠爱,一早爬起来就开始翻各式花样地弄甜的咸的工序简单的复杂的东西并且端到我面前说,吃吧。周末的下午,三个人挤在一张沙发上看希区柯克的《西北偏北》。偌大的公寓里,飘着珍珠米混合咖啡的香味,屏幕上男主角正狼狈地蹲在麦田里躲避直升飞机的追杀,我抱着滚烫的咖啡杯,不用想工作与明天我要去哪里。

也不用思考这究竟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因为至少此时此刻,对这一切我是无比向往而感动不已的。

他乡

20天内连换4次住处,今天要搬第5次。

即便如此辗转,每天早晨醒来却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哪个城市哪个区。只是家的概念愈发清晰——那是几千公里外的上海。

IMG_4887花了几天功夫逐篇细读张爱玲与宋淇夫妇的往来书信,顺带又重新翻了一遍《张看》。信件里面谈及的那些大半个世纪前上海高知文艺界的旧事,如同现在高级文艺周刊下附属新闻版块中的民众杂闻一般,有些意外,有些荒诞,有些又叫人唏嘘。

开头的照片摄于一周前同一位旧友从安福路起走遍整个西区的下午。我对友人说,如果能住在这样的公寓里我就再也不搬家了,如果是常德公寓里或者大陆新村的话,那么我就预备懒散度日了。他也点头表示同意。

我现在住的地方在虹口的一处僻静区域,坐公交车到西区大约要一小时。但房间的采光非常好,好几只猫咪在楼下的空地上翻来滚去。一切可以算是无可挑剔。近来隔天有雨,秋意渐浓。靠窗读书时偶尔听得到外面的梧桐被阵风吹起的声音——想必又有一些叶子要掉下来了。

于是我打算搬回这个城市。

城市公寓生活

最近半夜经常会闻到桂花的味道。

这股清淡的香味帮助我在醒来的第二秒确定此时此刻自己是在哪个城市。

一些滑稽的事

作为会议室里夹在一群白衬衫领带或者没有领带却特为竖起领子的权势男人们中唯一的女性,时不时会遇到一些令对方或者我感到尴尬的场面。比方说,每个人被挨个介绍是某某老板,轮到我时会被在名字前加上一个奥妙的名词叫做小姑娘。而我即刻会不假思索地反驳道,我不是小姑娘。接着给别人3分钟略带女权主义的自我介绍(讲座)。然后彼此尴尬3分钟。

又有时作为在闲暇之余能够与男人们一起抽烟聊股票、科技与经济形势的女性,在工作的时候往往会被给予非常高而又难以捉摸的期望。男人CEO希望我以最最严厉乃至奴役的方法去管教所有人——你可不能太软太女性化哦。但往往我对他本人有些要求的时候,他又觉得我太焦躁——凡事要放轻松嘛。

但毕竟这不是最近困扰我的事情,我也并没有在牢骚。只是觉得有意思值得一记,供人一笑。

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