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差几分钟

晚了大约五分钟,等奔到海边时夕阳早已落下。天空像是一只超大型红黄白调色板。而此时的海浪看过去不再惊心动魄,也像是漫不经心地预备收工回家。 其实从家到海边,也不过是五分钟的路。 虽然讨厌别人迟到,但对自己的过错却一直借口连篇并且既往不咎。

讲电话

一早去和朋友吃饭。那时雨下得非常大,穿了雨衣还拖了把伞。难得起早心情不错,觉得这样来势奇怪的雨也不至于会是件多么扫兴的事,所以每经过一个大池塘时,都毫不犹豫地把脚踏进去。结果没走出几条马路鞋子就湿透,鞋尖里来回晃荡着两包雨水。 期间朋友打来两支电话,第一支是说他会比预定的时间晚到五分钟,接下来一支是说如果某某地人太多的话我们可以换去不远处的某某地。后来见面,合吃一大份烤三文鱼,聊些有的没的。他刚换了份新工作,去了家超级大公司,正意气风发。那家公司的建筑物如同一只庞大的航空母舰,占据城市整整一个右上角。然后不知怎么地提到电话这件事,他问:为什么大家都渐渐丧失了好好讲电话的能力了呢?嗯?突然间我被他的认真莫名感动,以至回家路上也反复地想着这个答不上来的问题,为什么大家都不再打电话了呢?于是趁着这个念头我顺势拨了个有点喜欢的人的电话,还没响几下即被转去语音信箱,我便悻悻然地按掉,把手机放回雨衣口袋里。 雨还在下。再后来收到那人回我的短信。总之是一条不痛不痒,猜不出情绪的短信。好吧,又或者应该是我先在语音信箱里讲点什么才对?过一会再回吧,那么。   雨还在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