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的冒险

1,打算做一个包。

买了布。然后在纸上画好草图,歪歪斜斜的线条上标记着尺寸大小。拿给慷慨借我缝纫机和工作室的朋友看,他说:“你怎么这么潦草,至少得标一下缝线的位置吧。”我说:“又不是造房子,大致看得懂就可以了呀。”他扭过头看我,不晓得如何辩驳,只好摇了摇头。

追求无计划的随机性就当作是对未来相当有把握好了。

2,昨天和同学见面。

他侃侃而谈地说着现在正在研究的行为金融学以及对整个市场和某几支股票的看法。有着挑高木质屋顶的咖啡馆里放着被人轻易就忽略的电子音乐,周围都是些穿着印有公司名称的套头衫,正交换官方或非官方信息,及询问别人大麻卡过期如何办新卡的男青年们。彼时彼刻,我那不算太熟悉的同学看过去竟然十分地性感,忍不住想伸手去摸摸他的脸。他说:“你也学过的,但我现在研究得要更深入些,把所有的点都联结起来,再看未来的发展变化。”“未来是多久的未来?”我问。“几十年,以至几个世纪。”

“哦,那么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