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A的电话是晚上8点过5分。他那里已经是深夜。

他在电话那端用上海话问我最近怎么样。我用普通话回他说,我满好的。他继续笑着问我最近有什么新花头伐?我说没有,“都不大灵光”。

他是来告诉我他新买了一只效果器,“你要不要听一下?”于是他开始弹一段即兴。

我伸过手去把台灯关掉,立在窗前看斜对面那只月亮。明天还是后天好像就是满月。我听到从电话那边传来闷闷的,而又快速的扫弦。其实电话里分不出不同失真单块之间的差异,不过我也不太懂。等他弹毕,我倒是听得见他踩踏板的声音。我问他之前不是在弹钢琴么,怎么又开始买设备。“随便弄弄,看到还是想买的。”他笑。“嗯,就跟看到别人抽烟,自己也想抽一根。”

“你快过来呀,可以一起弄点什么。”他最后这么说。

我说:“好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