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号小夜曲

这个坐在我对面的人一直在不停地说话。各种零散的同我毫不相关的事情,总之整个环境中含有令我昏昏欲睡的东西。所以在30分钟之后我断定他是一个话唠。话唠大概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我开始走神,扭过头望窗外。这边是背着太阳的马路,有股阴气,就连鸽子们也选择跳去对面的马路,那里采光更好可能更容易在灰尘中找到可以吃的小颗粒。但鸽子又不是近视眼。嗯,难道鸽子有可能近视?唔,觉得有些扫兴,我随即又转回头看他,继续听他说,顺便看了下手表,1点零9分。

9。不知道谁和我讲过“9”是一个很难熬的数字——但我记得那是在2009年,并且把它顺顺利利地过掉了。9。肖邦降B小调第9号夜曲。我最喜欢里面的第1首,有很多很多的8分音符,左手的8分音符,而右手又有很多很多的连音……

“你在晃什么?”他突然问。

我吓了跳,一时觉得尴尬。

我在晃么?

好吧,我大约是得了自闭症。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