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马尼诺夫

下午的时候和A打了一个很长的电话。

我们并不在同一个城市,几乎互不见面,也不常打电话。但每次见面与通话却都是在非常对的时刻,比方说今天,我们突然都需要找一个能一起聊一聊拉赫马尼诺夫的人。

放下电话,发了好一阵的呆。

是要前世修得多少福,才能换来这样的一个朋友呢。

Advertisements